阎连科与卡夫卡奖的唯一关联是文学

资深出版人陈丰介绍说,阎连科的作品在法国出版后,无论是书评、媒体采访还是与读者见面,大家最关注的还是文学本身、文本本身,“所有评论文章都是强调文学上的创新。如果以为一个中国作家可以完全凭借非文学因素,跻身世界文坛,这是低估了策划人和出版人的文学鉴赏力和对文本的判断力,低估了西方媒体和读者的文学眼光。”

阎连科也曾提到,“肯定有人会说,我能得奖可能跟争议性有关,但我想这是一种误解。就像我的一些书在国外出版的时候,读者问的还是,小说为什么要这样写,他们关心的还是创作、艺术本身。”

考场范本

诺奖文学委员会主席威斯特伯格曾强调,诺奖的评选永远只看作品。但一些新闻工作者并没有看过作家的作品,他们只需要新闻和噱头,因此将矛头对准了这些作家的背景,从而也将大众的关注点转移到了与作品无关的信息上。阎连科在获得卡夫卡文学奖时非常欣慰地看到了评委和国外读者对于他作品本身的关心和看重。但画家黄永玉就没那么幸运了,作品却因其画家身份受到了不少质疑。无论是书评、媒体还是普通读者,我们何时能够静下心来关注、阅读作品,而不是被外表争论所迷惑,何时才能有真正的发言权。